专家:安倍胜选后将彻底推行“告别战后体制”

安倍 日本 卓南生 修宪 公明党
  安倍将彻底推行“告别战后体制”   ――专访著名日本问题专家卓南生   日本参议院大选降幕,“扭曲国会”的局面得以终结。获胜后的安倍是否将“甩开膀子”,加快修宪步伐?日本的对华政策是否将更加倔强?日本是否将如脱缰之野马?   7月23日,新加坡旅华学者、著名的日本问题专家、新闻史学者卓南生教授在北京短暂停留的间歇,接受了本网记者的专访。   “安倍经济学”成功论的实与实   记者:您认为,安倍获得参议院大选胜利的重要原因是什么?   卓南生: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及其盟友在这次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,可以说是意料中事。最大的原因,与其说是所谓“安倍经济学”的成功,不如说是原本被视为“改革救星”的敌手――民主党的失败。因为自从1955年以来,自民党基本上就一直掌握着日本的命运,但由于临时政权的腐败而丧失了民心,这才有了第二自民党――民主党的诞生与崛起。然而,事实证明,标榜“革新”的民主党的腐败与无能比起自民党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在失望之余,无奈的民众只好再度把希望寄予自民党。这是我们对这回参议院大选的分析中不能忘记的一个重要要素。   当然,“安倍风筝”之所以能够第二次顺利飞扬,除依靠他的外祖父,也是甲级战犯的前首相岸信介余威及其家臣的强有力支持之外,也和旨在不断制作新期待的日本大众传媒的抬轿和捧场有关。   大众传媒大量报导与评价“安倍经济学”带来的积极影响,如促使日元贬值、加速日本产品出口和股票上涨带来的景气现象,而少谈或者不谈其负面影响与潜在危急,无疑也是促使自民党在参议院获得优越成果的要素之一。   记者:安倍是否有可能成为小泉之后的最强势首相?   卓南生:从日本当前的政治格局来看,只要不出现意外,安倍应该是有机会临时执政的。特别是在这次参议院选举中,自民党及其牢固盟友公明党如愿以偿获得绝大多数的议席之后,参议院的“扭曲国会”现象已经结束,像过去那样一年一任轮流登场的现象,应该会宣告结束。   公明党“制衡论”是伪命题   记者:如何看待日本的修宪前景?   卓南生:在这次参议院大选之后,尽管积极主张修宪的自民党、日本维新会和大家党无法获得参议院2/3的多数席位(162席)。但如果再加上所谓的“加宪派”--公明党在内,安倍要早日达到修宪的目的还是有可能的。   所谓“加宪派”,从本质上来看,也是修宪派,试想如果不修改宪法,何来“加宪”或“减宪”,所以公明党自我标榜为制衡安倍修宪的一股力量,其实是言不由衷的。   实际上,从自公两党联合政权临时以来合作的政绩来看,可以发现如下一个规律:针对自民党提出的任何鹰派敏感内外政策,标榜“和平”、“重视民生”的公明党总会先扭扭捏捏摆出阻挡或者犹豫的姿态,但最终都以全面支持自民党的倔强路线为结束,当年“国旗、国歌法案”的经由过程就是如此。   可见,所谓公明党“制衡论”是个伪命题。借用公明党人自己的话来说,在修宪问题上,与其说该党是持阻挡态度,不如说是对修宪时机是否“成熟”持慎重态度。日本主流保守媒体呼吁安倍政府要耐心说服公明党,其实也意味着备方认清两党只是对修宪时间表存有一些差异罢了。   “美国监视日本论”已渐过时   记者:胜选后的安倍在外交安保上是将迫不及待地推行其保守政治理念呢?还是将稳健前行、逐步推进?   卓南生:我想,对于安倍来说,其保守的政治理念是非常清晰的。他之所以提出激进的政治口号,并不是为了争取选票,而是在于贯彻其政治主张,他和一部分投机的保守政客在这一点上还是有所不同的。如果按照安倍的个人客观愿望来看,修宪当然是越快越好。   由于日本国内早已失去了制衡的力量,因此,实际上只剩下周边国家的回响反映会促使他在这个问题上略加留意。   至于美国要素,“养虎成患”曾经是白宫对日本修宪派兵警惕的座右铭,但在今日的东亚格局下,白宫对日本底细似乎有更清晰的认识。相对而言,今日的白宫对第三度俯首称臣的东京会比较“放心”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上世纪“美国监视日本论”已逐步失去其原有的意义。为此,期待美国牵制日本修宪是不太现实的。   在钓鱼岛问题上只会更倔强   记者:胜选后,安倍在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是否将有突破?   卓南生:“不说去,也不说不去”,这是2006年安倍忽悠邻国的拿手把戏。现在安倍又试图故伎重施。但从安倍第一次内阁结束以来的言行来看,他内心里肯定是要去参拜的。他今后将会不断地试探,也会不断地在这个问题上制作麻烦。   记者:胜选后,安倍是否会在钓鱼岛问题上更加倔强?   卓南生:从安倍对领土问题的态度来看,他今后在钓鱼岛问题上只有更加倔强,而不会有缓和或后退的可能性。   记者:对日本今后倔强路线的走向,亚洲国家应该如何应对?   卓南生:从安倍(第一次内阁)到安倍(第二次内阁),不管是民主党,还是自民党掌政期间,日本基本上都在沿着修宪的路线迈进。特别是安倍第二次登场,所谓“告别战后体制”,更是他重返政治中心舞台可以合理解析的唯一来由。可以预感,在历史、领土和修宪等问题上,他会比任何一个政客都更为激进。   针对安倍内阁的鹰派路线,也许可以这样看待:第一,如前边所说,安倍的鹰派言行,并不单纯只是为了讨好选民,争取选票,他和一般所说的投机政客是不同的;第二,上世纪90年代以前明显位处劣势的“一小撮”右翼的日本保守势力已经逐步掌控权力中枢;第三,针对日本一意孤行,散播“日本侵略战争无罪论”、“日本是否侵略有待史家判断”等言论,亚洲国家应该予以正面批驳,而不应该存有模棱两可的态度,韩国新政府针对安倍政权种种不顾史实的言行及时予以反驳,无疑是伸张了亚洲的正气;第四,对于日本今后的军事动向,各方不能不予以密切关注。(本网记者 徐明) 标签:安倍 日本 卓南生 修宪 公明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