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者跟你兄弟商量,记录生活琐事

  或者跟你兄弟商量,记录生活琐事
  文还认真跟她说了工作真相,还说你老板娘只是怕你走,故意许诺条件,升工资怎不早升呢?后来她说现在拿表给她填好吗,我说不要,你去想定些,别冲动,忍不住叫他打电话去问,把电话放扬声,打完电话把电话往沙发摔,我问,为什么摔?对,做年,2号到现在,回家吃饭,晚上看连续剧,走棋,等小孩问作业题,我做家务,完了一起看下赛事,只是还是有点客气,还有有点不想主动去抱,等他主动吧,我忍忍,三天心静很好很好,天地神明保佑我们,都能爱家护家,保佑我就人们所说的不要胡思乱想。
  2016-04-07:::晴,天气不错,暖暖日光,能见度好,还有公路两旁的树正在爆伢,露出嫩绿嫩绿的柔软的树叶,春天气息那么浓烈,万物生长!感叹岁月年年,年年岁岁,一年春意盎然之计在于春,也就四季,一个热天一个冷天,一年又要过去了。
妈妈最近二周,每天早上都到我家来,或帮我买菜,或来了帮我晾衣服,洗下早餐后的碗筷,让自己的心得到一些安抚。
  文中午发信息来,“和刚去??吃饭,不好意思1从来都不知道不好意思的人,居然会这样说?直觉心冷心凉,和我客气了,客套了??打去电话说让刚听,刚说管他很严吗,我说不是,是他过于自由,我无法起来煮饭,叫他来煮!文挂了电话,我再打去电话他不接听,我连打二次,最后一次接听了,告诉他我需要你来煮午餐,他在电话那头想了一会,答应。想了想,又打电话给刚,问到哪里了,刚说快到目地了,我说吃好饭来我家喝茶啊,说等会再看。13:45等文未来,又打电话问到那里了,说到红绿灯口了,刚要一起来无?你一定挂了电话有告诉刚我们吵架,你说了吵架的原因吗,文回答我没有,是真的吗?我想和刚说,12年住院事情,~~~~文问我要吃什么,我说鸡蛋面,边吃边说让你回来煮饭,你真的回来,想说你坏,也坏不到那里,昨夜深夜,问你娶我十八年感觉怎么样?态度生硬的说“不知道”,让人寒心,不知道那就是不好,难受了,咋不会说好哩,但有些不好,要多学,一句会很舒心。
  今晚去打麻将,说和卢,陈律,现在还未回。
  今晚七点半文出去,我洗碗好八点多去会老同事,回家感觉文出去不错,好像少了有他在家的客套和说帮忙找工作,我忙前忙后,找到隔壁市朋友处,现在有份公家工作给你,你却说不要,老是来问我工作有定着无,我一定不会个你们拍胸说一定有,三姐妹都是呐呐。但想到地皮要他父管理,就打电话给她,你来,来搭做年不要??事情过后第三天我去她父处,正在骂她三十岁还不嫁,后母和她父掀她的被子和床垫,赶出家,妈在骂她这个弟,我在旁边说我看你面给她介绍公家工作,以后找对象好些了,没想到她父说这是她的事情,和我无关。。。有这样的人吗?我想错了,为什么要帮她呢。
  文还认真跟她说了工作真相,还说你老板娘只是怕你走,故意许诺条件,升工资怎不早升呢?后来她说现在拿表给她填好吗,我说不要,你去想定些,别冲动。或者跟你兄弟商量,
  那晚她弟12点多发信息来叫我帮忙,懒得回答,无问清楚就来说,这些傻鸡。隔天早上,打来电话,说来填表,我说雨那么大,等下午雨小再来吧,后来下午来了,填了表。三天后她父的这是她的事情,让我后悔不已
  2016-04-12我到汇景园事务所到11:30回,想中午不知道吃什么,匆匆买了牛肉牛百册,牛杂,打算买豆芽和果条煮牛肉粉,11:42文打电话来说去工业城吃饭,切,我都买40元牛肉,说哦,他们一群人在那里叫我去食堂吃饭,我答应着,心情有点不好,到想到不要过分管,也不要去控制祝自个回家,买点鱼皮,煮粥二碗,看下连续剧,睡觉,感觉心很宽,没有塞感觉,好,
  2016-04-13今早以为要到外面吃早餐可以睡多几分钟,结果睡过头了,6:36才起来,咳,对不起仔子,让她迟到了,到校已经是7:36分,带着早餐给文吃,小孩取笑我惜死啊哈??。小孩你不知道,我也爱惜你,只是两者不同,更惜你。我也没有运动,直接回家,晾好衣服,冲一壶宋种,熏一支老山檀香香,叫来在换衣服准备上班的文帮我推开景观阳台门,让我看到发财树的新叶比前几天更茂盛了,君子兰长多几片叶子了,还有文竹也发新芽了。络正好,打开酷狗点钢琴曲,听清晨鸟儿歌,品香茗,闻檀香提神去二氧化碳,看片片新芽舒展!心宽,感恩感恩,天地~神明~佛祖~赐予我的一切,
  2016-04-11晚,言不回家吃饭,问和谁一起吃饭,为什么要去吃,到那里吃,和城之西副书记,学生,还爱叫那个老师,言下之意是不是和那个什么羊鸡。无无,就几个人,八点多言去载他,后感觉累,说肚痛,不去,言坐一下就回,快十点打电话问要回没,叫我去载,我遇到啊菠,还和他握手,其手柔。回来抱怨了说我肚痛要快回还等到现在才回,他还笑笑,不生气,还好,其实哄哄就好了。
  2016-04-11十二点多了还推醒我,累推掉,后又听到呼吸声,
  大家看帖感觉好坏要回帖,请指教!!
  2016-04-15:::晚餐时间说啊少雄刚才叫我到外面吃饭后打牌,我说你们先去吃,打牌时间缺一就叫我,所以我今晚有可能爱去打牌,哦?去哪里打?不知道,等他电话。4月7晚打牌凌晨1:57回,11号晚无回家吃饭,13号午无回家吃饭,不要过分管,这样不会吧,今晚说打牌,好啊,我和你一起去。不语,沉默。儿却没心没肺的说去去,不要回来。唉,子孩子学习重要又怕夫乱来。七点多说大便,一定要带手机进去,我怀疑进去发信息给谁,说不能出去。。。。记录,等查通话记录看看。现在还没出去,打牌的人也无打电话来,是不是因为我说要跟他出去,所以去厕所发信息跟人说不出去?
  这个点打牌的人还没有打电话来,骗我说打牌理由出去,听到我要跟改变主意吗,我要不要试探性的说打电话问少雄,开局了吗???如果打电话去问,夫会怎么想?最近几天看他脸色很差,是不是和谁生气??工作应无妨,家庭无也没有找他气,那会是谁。可是脸色不对啊?胡子也不刮,无精打采,。。
  忍不住叫他打电话去问,把电话放扬声,打完电话把电话往沙发摔,我问,为什么摔?对,做年。就弄电脑,我问,你生气?怎么不说出来,不信任我?我生气我自己消气。你早上说写一份所有财产归我字条,快写。还有,你当时在前一个单位,有两台手提电脑,哪来的,说是人泗所购买办公用品,???你当时不是这样说,的怎么现在这样说了??生气,摔沙发枕头,我手遮挡脸作笑状,也不知道为何笑,不会让他看到,。。
  昨天小孩读书补习,小孩无在家又吵,虽然过去快一年了,但还是气恨,你当初就不该经常接听那贱人电话,她发信息暧昧你就要明确告诉她不要发信息来,你为夫为父,在外面还是领导,你怎能让人有暧昧之意,这些贱人不过是看你是领导,才不停的到办公室献媚。回答说那我现在信息通话记录都留下,没有删,也都让你看手机啊,现在有改变,但想起你之前事,恨不得杀了你。11点他去载孩子,下午睡觉,三点多去打球没有回来吃饭,我和子去跑步,至六点回,今晚母来我家吃饭,迟点回去有热饭,
回来了和妈说他的委屈,说我还要老提那事,我又骂他,你和妈说,你有和那贱人睡觉吗?说无无,我做年会做这事。就是牵手拥抱都无。好,无就好。你和同事吃饭其中有这个贱人,怎么从没有听你提起?那你爱接她电话做年爱收暧昧短信做年
  昨夜睡不下,他可能不想回房间睡,说我无中生有,等到1:20我出来叫他进去睡,说等会,后来进来了,我睡不下,对于我时不时的发疯,自己受气别人也受不了,可我就是不舒服啊,我那么信任你,你为什么要收女下属短信,说你无回信,好,信你!你怎么不拒绝,抓狂抓狂
  昨晚他凌晨一点多睡,还感觉他在辗转难眠,问其故,不答,再问,你自个睡,别管我!想我们的婚姻吗?聊聊吧,说心里话吧,十几年了,从没听你谈过心里话,说出来让对方了解你,对方才知道一些事情原来如此。再说会整晚没得睡。我今晚想心静下来听你说。明天中午再说。
今早又不吃饭,说肚饱吃不下,上班去,出门无卡打电话来也不打我手机,看起来真的要和我真的断截关系?说中午再说,现在才十点多,到中午还有二小时,从没有过这样的计时,他会说什么呢?
  今天下午金山的办公室主任,叫我去坐,我说好哩,来去,跟他进去,又说现在爱出来去外面吃饭,哦,那你做叫我来坐,今晚和谁去吃啊,和几个老同事,哦,谁我,有我认识的吗?,说了几个名?有和蔡鸡吗?支吾一下,无回答,就问,哦你现在调来市迷,在三防那栋楼迷,看他立刻转换话题,我也没有回答,说无哩,还在那里啊,再问就是支支吾吾。今晚又吵架,昨天中午还好,还X,还一点点口,因为下午的张表情让我可疑
  差几天就过年,单位说我们楼下六人无业绩,不发奖金,几个人叫来副局长诉苦,又找正局长,结果说发一点,但要写借条,等过年过局里批准再把钱拿回来还,现在的钱是先借去过年,老实的二个男同事写了还有个女的,另一个神经鸡没有写,反而叫单位写一份欠条,我不愿年底写欠条,说不急用钱,就回家,出小区却在小区里开摩托被车碰上,当时不痛,遂继续行,半路痛,回,更痛,去x光,看不出,又去CT,带无多钱,到同学老婆店里借1000元。忘记车牌号,找物业,帮我找了半天,找到。后来理赔又和他们吵架,电话对骂。自己开价赔了3200,被安说白仁。
过年过上说能查开房信息,手机短信,被骗600元,还说再汇3000元,无汇。
二月底买个行车记录仪,每次只记录10秒卡满,无变,到四月才去找换,
三月买个华为手机五天后黑屏,死机,打电话给亲戚,无告诉我必须在七天内就可以调换,十几天后屏幕出现一条黑线,到现在出现八条黑线,前几天还摔裂了屏幕,至此连维修的机会都无,要换屏需交640元。维修部吵架,发觉不是用安手机套餐换优惠,
四月中看微信的旗袍美,已经还发来他觉得趣味的链接
  2号到现在,回家吃饭,晚上看连续剧,走棋,等小孩问作业题,我做家务,完了一起看下赛事,只是还是有点客气,还有有点不想主动去抱,等他主动吧,我忍忍,三天心静很好很好,天地神明保佑我们,都能爱家护家,保佑我就人们所说的不要胡思乱想。????????
  隔天早上,打来电话,说来填表,我说雨那么大,等下午雨小再来吧,后来下午来了,填了表,我也没有运动,直接回家,晾好衣服,冲一壶宋种,熏一支老山檀香香,叫来在换衣服准备上班的文帮我推开景观阳台门,让我看到发财树的新叶比前几天更茂盛了,君子兰长多几片叶子了,还有文竹也发新芽了,11点他去载孩子,下午睡觉,三点多去打球没有回来吃饭,我和子去跑步,至六点回,今晚母来我家吃饭,迟点回去有热饭,
回来了和妈说他的委屈,说我还要老提那事,我又骂他,你和妈说,你有和那贱人睡觉吗?说无无,我做年会做这事,再说会整晚没得睡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